不过这些话,也就同层次之间的老板倒倒苦水,跟工人们,说不上,说了也没人信。

  只有节源,没有开流,很快就会进入饮鸩止渴的恶性循环,厂子里那点钱连发工资都不够,哪里有精力和财力去拓展业务,开拓市场?

  明明是欠人钱,可罗贡献的语气比借钱的还横,而电话那头一个为汽水供应配套纸箱的小厂厂长,则是一直陪着笑,说:“罗厂长,你们有难处我理解,可你们也考虑考虑我们,汽水厂家大业大的,随便挤出来一点,就能还上我们的钱了,我们厂子几十号人,过年都等着发工资呢。”

   这天晚上,张松和裘娜过来玩,之前那位温家少爷温玉春也在,聊到这个事情,几个人的反应各不相同。

  盛文峰问了几句祁玟茹的情况,招手叫来服务员,给台上送了六个花篮。

  道明诚扫了他一眼,说:“这又什么怎么办的,要办你说的那个罗贡献,随手就办了,分分钟的事。不过,一飞,这次和上次不一样,你要的是汽水厂,光搞罗贡献本人,没什么用吧?就算他坐大牢被枪毙,汽水厂跟你也没关系啊。”

  这人……真是说不好,你他妈讲话,就不能用正常点的方式嘛?!

  梁一飞的声音再次响起:“我的意思呢,觉得自己有能力、有精力,想赚钱的人,组成几个要账小组,代替另外的人去要钱。这个钱要回来,多得,都给要账小组。比方讲,一个要账小组十个人,代替一百个人去要账,这一百个人呢,厂子里欠了你们十万块,我给你们22万的欠条,要回来22万,要账小组一个人就多分一万二,要回来15万,一个人就多分五千。”

  “哦……”其他人恍然大悟,难怪了,这是要报复厂长。

  再说了,讨薪这件事,本就是他主持出头来办的,这时候,他不去当这个组长,谁来当,他不负责,谁来负责?

  “玉春,要是你又这个想法,我倒是建议你,做成,嗯……”梁一飞沉吟了片刻,说:“商业综合体。”

  “不是我抠门,你现在甩手掌柜当的快活,不知道具体情况!”

  今年富豪大老板,明年说不定就只是个普通的有钱人;

  内容无外乎就三点。

  介绍这三个人的时候,梁一飞脸色一直不阴不阳,除了偶尔和对方有飞快的眼神接触之外,大部分时间,都面无表情的盯着罗贡献。

  这年头,大哥大还没什么免提功能,至少梁一飞的这台办不到,不过梁一飞把声音开到了最大,罗贡献凑在一边,两人的对话,也听到了七七八八的。

  “梁老板,不怪我姐,那时候就一个名额,她要是不去,我还在上学,就被别人顶了。”

  “罗厂长,电话我也打了,何云飞说话你也听到了。”

  “钱在哪里?钱就在这里!这里有多少钱呢?这里有102万3千2百12块钱!”梁一飞晃了晃手里的一大堆纸,说:“这些纸都是欠条,都是外面的厂子欠我们的钱!换句话讲,也都是在座各位的血汗钱!”

  不过,在厂子里考察的时候,也发现了一股很不稳定的情绪。

  杨老板,望着屏幕上仅剩的12万块钱,终于不在叫唤,反而开始露出很渗人的笑。

  接下里的套路众所周知,边上必然有个老板要低价买来,这个老板必然没带足够的现金……

  “不客气,施密特先生,您跟我走。”

  “耶!”梁一飞说。

  半天之内,联化科技暴涨一倍,收盘价47块1毛5!

  脸顿时肿了。

  这次何云飞去买矿,一开始是准备按照梁一飞的法子,先放贷后收矿,可从报纸上看到了一篇文章,报道了南江省清苑县下面的一批濒临倒闭,难以为继的私营煤矿,号召有能力的企业家接手,避免国家资源浪费。

  而且不管他两怎么吵,都没半点离开或者谈崩的意思。

  温玉春有些好奇的问:“刘总,你说的是谁啊?”

  反正联华科技一直在涨,大不了到时候把它卖了,按照这个涨势,凑个五六十万问题不大!


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4yourbar.com

本站小叮当夏日风暴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,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