但这样一直缠斗下去,显然也不是事,万一到时候灵力枯竭,又该如何是好?

牧尘嘴唇紧抿着,他扫视着这大海,喃喃道:“难道不在这海上吗?”

不过牧尘却并未给予他更多的时间,在见到祝焱依旧没有放弃后,他手掌再度拍了拍石柱,而后只见得天空上一道巨大的青色风暴降临下来,风暴如一道光圈一般,竟直接是将祝焱笼罩了进去。

牧尘眼神微凝,虽说那迦楼罗在强者榜上仅仅排名第三,但牧尘可不相信,这等人物真正的实力会弱于祝焱与苏轻吟……

而在那星辰的内部,牧尘看见了一张单薄的金色纸页。

只是,他的想法固然美妙,可伴随着这种激烈的交锋持续,他却是渐渐的发现,牧尘脚下那大日不灭身,竟然依旧璀璨光明,灵力犹如大海一般,磅礴无尽。

而牧尘望着它,那始终紧绷的身体,终于是彻彻底底的松缓了下来,他深吸一口气,然后再如释重负的将它给吐了出去。

牧尘立于屠灵卫之后,他感受着那等澎湃无尽的恐怖战意,紧握的手掌也是因为激动有些微微的颤抖,这种力量,他曾经渴望了多少次?

牧尘稳住了身体,他与迦楼罗对视,然后两人的嘴角,都是浮现了一抹殷红的血迹。

光线顺着开启的石门蔓延进去,牧尘视线立即投射而去,再然后,他便是在那残破的广场尽头,看见了那一株漆黑如墨的上古妖艳花朵。

突如其来的力量,让得牧尘也是一惊,刚欲催动灵力将其逼出体内,却又是立即停了下来,因为他发现,当那一道冰凉的力量涌入身体时,他之前因为强闯那最后一具尸骸而受到的伤势,都是在此时被迅速的修复。

这兵符之内,自有一片小空间,能够将屠灵卫带入其中,只不过,前提必须是已经化为尸兵,并没有任何生机的屠灵卫。

而也就是在这种缓慢的炙烤下,那漂浮在其上面的精血,似乎开始一点点缓慢的融入而进。

他眼神阴森,这些年来,死在他这一招之下的九品巅峰,不计其数,甚至连九品圆满级别的强者,都曾被他斩杀。

不过,这种力量传递因为灵阵的隔绝,必然会极为的微弱,但如果一旦有效的话,只要水滴石穿,必然就会达到想要的效果。

萧潇在将那条尸傀龙解决掉后,便是再无阻碍的走向那白骨王座,玉手一伸,那一颗龙灵珠便是缓缓的飘起,落在了她的手中。

“我需要你帮我破开这座灵阵。”望着那散发着恐怖威能的灵阵,苏轻吟凝重地说道。

不过牧尘还是按耐下了心中的急躁,准备继续等待。

然而,牧尘仿佛对此并无察觉,他那平缓的一拳,最终是挥出,然后与那从天而降的天王拳,重重的轰击在了一起。

音波疯狂的肆虐,连空间都是在此时被撕裂出无数道裂纹,那些倒卷而回的神印一碰触到那一层层的音波,竟然便是被硬生生的绞碎而去。

他的这种等待,一晃,又是十数分钟过去,毫无动静的周围,令得他心头渐渐失望,而就在牧尘考虑是否要放弃时,他神色突然一动,猛的看向前方,那里的河水,传来了异动。

毕竟之前的牧尘就已经是初入九品的顶峰了,只要花费一些时日锤炼灵力,步入九品巅峰是水到渠成的事情。

天河之中,重重灵阵浮现,狂暴无匹的灵力波动不断的散发出来,卷起巨大涛浪,而在那灵阵之中,牧尘盘坐,紧闭的双目在此时缓缓的睁开,漆黑眸中,顿时有着一抹精光浮现,其周身的灵力,犹如是苏醒的巨龙一般,展露出峥嵘之貌,令人心惊。

苏轻吟的脚步,也是在此时硬生生的停了下来,她望着这顷刻间翻天地覆般的灵阵,那美目深处,也是有着一抹惊骇之色浮现出来。

此话一出,顿时在天地间引起诸多哗然声,那一道道看向夏禹的目光显然是变得敬畏了一些,因为进入到这里的强者,都是获得了身份令牌,所以他们也很清楚,金龙弟子在上古天宫中时处于什么身份。

三道金色光柱自牧尘他们这边冲天而起,声势浩荡,骇人至极。

这些暗流,犹如是一条条黑色的巨蟒,隐隐间,有着一种可怕的吞噬之感散发出来,仿佛连散落在它们身躯之上的光线,都将会被吞噬吸收。

那可是夏禹啊,大夏皇朝的太子,强者榜高居第四的顶尖人物!

牧尘也是一眼就认出了那弥漫的霸道毒雾,不过倒并没有太过的惊讶,微微沉吟,便是与九幽直接冲了进去。

在她们说话间,牧尘也是渐渐的回过神,他将视线从那天河上收回,刚欲说话,却是突然间心神一动,一种另类的感应由心而生,令得他猛的转头,看向了遥远处的一座山峰上。


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4yourbar.com

本站国内自拍在线偷拍大学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,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!